Loading . . .

帝国元帅戈林的自杀之谜:被美军挫骨扬灰死因至今未解!

1946年10月15日夜间,在即将执行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死刑判决——执行绞刑的前两小时,第三帝国的第二号人物也即纽伦堡审讯中的第一号被告赫尔曼戈林突然服毒自杀,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决定,美军当局不再对有关事项负责,侦查中止。而多年后美国得克萨斯州路易斯维尔市一位中学校长本斯维林根根据自己掌握的二战中有关的材料揭示了戈林自杀之谜,直接得出了相反的结论。本斯维林根缜密精细的探索得出之结论铁证如山。

1945年5月20日,戈林被送到蒙道尔夫。在检查戈林的东西时在一个手提袋里发现了相当数量的安眠药,集中营的负责人安德鲁斯立即向上司报告了此事,上边指示是“只要剂量不超过20次所服的即为正常。”

等到审讯结束,所有审讯材料被送到纽伦堡监狱时,那里已没有在蒙道尔夫的这种自由状态了。戈林被关在5号囚室内,陪伴他的有军士拉比及服务员,监狱中的医生为他做了健康检查。随后拉比收走了他的所有衣物鞋子,只给了一件半新不旧的无标志的制服作为替换品,戈林这时明白,他的余生将在与世隔绝的情形下度过了。为防止他自杀,室内所有的电线、墙上所有的金属物件都被去掉,连窗户上的玻璃都是有机玻璃。看守通过门镜监视着他。囚室整夜亮着灯,但戈林躺在床上总是来回滚动以避开灯光,或是用衣服盖住头。

当戈林被送去法庭时,要对囚室仔细搜查,但都是一无所获。到了1946年10月1日——这是宣布判决的日子,允许犯人们在监狱院子散步但手铐仍戴着。10月7日是与妻子最后见面的日期,尽管囚室气闷,但戈林拒绝走出。他把桌子上摆的家庭照片全拿下去了,把它们装进信封,交给了自己的律师。10月15日那天,大约早晨8点半时,德国普留凯尔大夫进了他的囚室,这次来是为他查查脉搏,他们谈了有十分钟,随后戈林给大夫说了报纸上的一些东西,他们又连说带笑地过了几分钟,看守对这俩德国人之间的谈话一点不懂,并且也不明白普留凯尔给了戈林什么药、转达了什么事或是在囚室里留下了什么东西。

在19点30分到19点45分之间,戈林所熟悉的盖莱克神甫跋涉一个月来到纽伦堡对他做告别拜访,正像《》所报道的,他在与戈林谈话时未谈到重要细节,即未敢告诉他执行死刑的确切时间和所有有关囚犯戈林的判决的事,也就是说戈林本人很难知道他将在10月16日黎明时分被处决之事。用盖莱克自己的话说,逼得他只好对戈林说:所有事一无所知。

大约在21点20分,中尉道乌特走过囚室时,看见“戈林仰面躺着”,手放在毯子上,看上去他睡着了。中尉作为个知情人十分惊讶,面临最后时光的人还能睡得这么踏实。但是戈林没有睡着,直到21点30分他都在等着普留凯尔大夫,马克林登中尉与普留凯尔大夫走进了戈林的囚室,大夫给了戈林药丸,戈林吞下药后,大夫又为他查了脉搏,戈林向大夫招手告别。需提醒的是,如果这是毒药那立即会发作,接下去看——

约翰逊成了戈林自杀的目击者:“我在22点30分接的班,此时戈林正仰面躺着,双手伸出放在毯子上,他这种姿势保持了有5分钟。随后举起了左手,手紧握着,象是要挡住刺向眼睛的光线,又甩向毯子的方向,这样一动不动躺着直到大约22点40分,然后举起手指缠在一起的双手放在胸上,把头歪向墙。这样两三分钟后重新把双手顺在体侧,这时表上指着22点44分,两三分钟后囚室中传出一阵嘶哑的吼声,戈林窒息了,这时我叫来了军士。。。。。。。

安德鲁上校清楚地记得1946年10月15日之夜,他当时和“研究执行死刑的最后细节的”四方委员会的成员们呆在警卫房里,此时跑来了喊叫着的看守:“ 快!戈林出事了。”四方委员会的成员们立刻前来,中尉杰克威利斯说:“我绝不会忘记,当那个俄国将军抽打戈林嘴巴时,一位英国将军不解其故,俄国人说:‘我看他是不是装蒜’”。

安德鲁斯上校对报界发布消息说;“戈林未受绞刑,他在昨晚22点45分服用自杀了。”上校又补充说;需要查明的是,在其本人的衣服每日都要经过详细搜查的情况下他是如何私自弄到毒药的。

消息震惊了当场所有报界人士,问题在于,有些性急的记者已经发出了电文,报道说戈林已于今日第一个接受绞刑。更为不安的仍是监狱工作人员,他们成年累月负此重任但却出此纰漏,可说是前功尽弃。美国的法庭公诉人代表听说此事曾说:“法庭的全部工作都因此黯然失色。”

四方委员会对戈林自杀一事所作的调查,按照理查德将军的口头命令组织进行,他是四方委员会中的美方代表。委员会注意到,戈林能够轻而易举地自杀并能在选择好的恰当时机进行,可见狱中的安全系统完全没有起足够作用。

1976年4月斯维林根曾到过得克萨斯州一个小城市,在那里和维利斯女士见过面,她丈夫就是曾在纽伦堡监狱中供职的杰克维利斯中尉,已经故去。此后斯维林根确信,维利斯不是受贿行事,而是像维利斯太太说的“我丈夫敬重戈林,他们成了朋友。”斯维林根又反复读了了解维利斯的人写的几份东西,从中又取得了大量证据。维利斯甚至说过:“戈林不是特别忧虑自己的死亡,在迎接刽子手的前夜仍兴高采烈”。这还用说,他与戈林早就心里有底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下一个中场巨星!库卢塞夫斯基这张彩票尤文到底能不能刮中
Next post 林丹半决赛战李宗伟里约奥运羽毛球男单四分之一决赛全程视频回顾 林丹VS斯里坎特2-1胜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