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 .

「西非漫谈」话说加纳:社会|传统习俗

【作者:电子科技大学西非研究中心团队;执笔人:Enoch Amoah(电子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郑舒意(电子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加纳人在未与外面的世界互动之前,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社会组织和一套信仰、习俗与行为。通常情况下,加纳的社会习俗在其宗教、家庭、节日等诸多方面都具有自身鲜明的特点。尽管加纳后来与欧洲的基督教徒和有着数百年的交往历史,加纳人仍保留着这些独有的社会习俗。

宗教是加纳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加纳《1992宪法》保障了人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现代加纳人主要信仰基督教和教,两种宗教的传入与发展都是在加纳同外国的交流往来中进行的。此外,加纳人还信仰非洲传统宗教,也有一定比例的人口不在知名宗教内。《2010人口与住房家庭普查》显示,基督教徒(天主教、新教、神灵教和其他基督教派)占加纳总人口的71.2%,与非洲传统宗教信徒分别占17.6%和5.2%,不知名宗教信徒占0.7%,而其他无宗教信仰的人占加纳总人口的5.3%。

传统的加纳人认为世界各地人民都有宗教信仰,且认为世界各地都拥有加纳或非洲传统宗教的影子。据悉,加纳现有的基督教徒和中,仍有许多人沿袭非洲传统习俗和传统宗教。在加纳的传统宗教中,教徒会信仰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认为其是万物的创造者。这名至高无上的人,被阿肯族称为Nyankopon或Nyame,而被埃维族称为Mawu,在加-阿丹格贝族,他又被称为Nayomo(均为当地语言中表示身份的一种特定称谓)。至尊者之下是各种神灵、先祖甚至是巫师。神灵是神圣的存在,是大自然的灵魂,人们认为他居住在特定的区域。神社通常建在神灵居住地附近,为人类与其沟通提供便捷的途径。此外,先祖是最重要的精神力量。每个族群都尊敬其重要的已故成员,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人们相信先祖存在于来世,并惠及或惩罚其后代,而后代必须向其祈祷以求过上美好的生活。然而,魔法和巫术被视为恶魔的象征。例如,女巫被认为是危险的人,可能导致疾病或事故,乃至施展咒语杀死牲畜或无辜的人。

传统上,加纳社会拥有两种继承方式:母系制和父系制。在加纳的习俗中,孩子被视为母系或父系血统(大家庭)的成员,但不能同时属于两者。父系制指定男人的后裔照顾寡妇和子女,而母系制则将这种负担加在寡妇的世系上,包括她的父亲、兄弟和叔叔。遵循母系制的族群,例如阿肯族,只能通过女性血统来定义世系,女性的母亲、姨甥、外祖父母等都是其血缘亲属,但父亲、姑侄和祖父母等则不是。因此,政治职位和财产是由女性亲属担任和继承的。根据母系制的规定,男人的孩子不是其血缘亲戚,若其亡故,继承人就是其妹妹的孩子。遵循父系制的族群主要有加-阿丹格贝族、埃维族和莫西-达戈姆巴族。在此制度下,已故父亲的财产归孩子所有,这些孩子也被视为其血亲。

在加纳,大家庭是社交生活的中心,其概念超出夫妻的范围。大家庭是一个庞大的关系网,其中的所有成员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在母系社会,大家庭由母系关系的所有成员组成。而在父系社会,大家庭包括涉及父系关系的所有成员。母系社会和父系社会将母系和父系关系视为血缘关系。一个人与一名大家庭成员的关系同一个人与其配偶和子女的关系一样重要,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更为重要。从历史上看,血缘是情感和经济支持的堡垒。此外,大家庭还协调着族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并为族人沟通交流提供平台。大家庭的领导者是宗族酋长(abusuapanyin,当地语言中表示身份的一种特定称谓),也是大家庭财产的监护人。同时,其还被认为是大家庭同神灵和祖先之间的纽带。因此,abusuapanyin应具有优良的品性和举止,态度诚实积极,处事公平公正。

婚姻制度是加纳重要的一项社会制度。如果一个人未婚并且没有孩子,就会被认为是毫无价值的,其人生也是不完整的。殖民前的加纳是一夫多妻制社会,男人可以自由地娶妻。族群成员的每段婚姻须得到宗族领袖的认可和支持。

加纳各族都十分珍惜其所特有的婚姻传统,比如阿肯族男女青年的终身大事都由父母决定,而埃维族男女青年可以自由决定婚事。但各族都有一个共同点,即认同婚姻不单是两个人之间的结合,而是属于大家庭的问题,除了男女二人结为夫妇外,还会加强大家庭成员间的连结纽带。

传统的加纳社会对生育孩子给予高度的重视。每对已婚夫妇都将生育孩子当作自己的使命。在加纳,人们期望妻子至少在婚后第二年就怀孕。因此,整个社会把愤怒的矛头指向了结婚多年却无法生育的妇女。加纳人认为有孩子诞生的婚姻才是成功的,尽管这样的婚姻可能也会以离婚告终。无论如何,孩子的诞生是一个欢乐的时刻,也伴着特殊的庆祝和取名仪式。

继取名仪式之后,成人礼是青少年在加纳文化中所经历的下一阶段社会地位转变的仪式。成年后,男生的父亲将为他购置人生中的第一把枪,表明男生已经达到携带武器的年龄,而且在战争时期有可能被征召入伍。从那时起,男生被认为有资格缴纳税款。在传统的加纳社会中,女生达到青春期后经历特定的仪式,就被视作进入成年期。自彼时起,女生就满足结婚的条件。

在一般意义下,死亡意味着生命周期的结束。而加纳人对死亡并不太悲观,他们认为,死亡是每个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逝者就是脱离开现实世界,从而进入灵魂世界。因此,当一个人逝世后,加纳人相信,他正在前往另一个世界,并会遇见自己的先祖,生命又会以另一种形式开始。

死亡据说是现实世界和灵魂世界之间的桥梁。在加纳人看来,一个人逝世后,他的灵魂仍继续与活着的人接触着。因此,为逝者举行精心策划的葬礼会加强生者和逝者之间不断连的家庭关系。另外,加纳人认为,除非举行适当的葬礼,否则逝者的灵魂将无法加入其先祖的世界,而若举行,则其将受到先祖的欢迎。所以,加纳人会用一种近似喜庆的方式寄托对逝者的哀思,并祈祷逝者获得美好的新生。

节日是体现民族信仰的主要方式之一。庆祝节日既能弘扬文化精神,也能缅怀先祖伟人,更能帮助族人寻求自我。

为庆祝节日,加纳人会举办各种丰富的活动和表演以活跃气氛。加纳的节日根据其庆祝目的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丰收节,主要内容为摆出食物以祭祀上帝,目的是感谢上帝赐予的好丰收;另一类是祭祀节,目的是纪念民族的重大历史事件和缅怀民族的重要先祖伟人。尽管不同族群的节日有不一样的特点,但对于庆祝节日的各族人民而言,这些节日都具有政治、社会、经济、历史、宗教甚至道德上的意义。加纳的部分节日旨在庆祝一年中的重要时刻,比如旱季或雨季开始前的丰收之时。加-阿丹格贝族庆祝的丰收节(Homowo,当地语言表示节日的一种特定称谓)就是这类节日,以纪念族人战胜饥饿的伟大斗争。另外,由埃尔米纳(Elmina)酋长及其人民庆祝的捕鱼节(Bakatue,当地语言表示节日的一种特定称谓)也是一个重要的丰收节。此外,逃离节(Hogbetsotso,当地语言表示节日的一种特定称谓)的举行是为纪念族群生活史上的重要事件或关键时期。还有其他纪念神灵、领袖的节日,例如阿散蒂人为联系祖先和精神复兴而庆祝的独立节(Akwasidae,当地语言中表示节日的一种特定称谓)。

丰收节是庆祝丰收的节日,加-阿丹格贝地区的酋长及人民于每年八月庆祝该节日。传说以前的加族人遭受过一长段饥荒岁月,但最终迎来了大丰收。因此,加族语言中“Homowo”一词的字面意思是“饥饿得大哭大喊”。在此长达一月的节日里,加族人的主要文化活动是做一道精巧的菜(kpokpoi,当地语言表示食物的一种特定称谓),此道菜的原材料是玉米,做法首先是将玉米蒸好,再将蒸好的玉米与棕榈油混合,食用时配以棕榈坚果汤。

节日期间,加-阿丹格贝地区的酋长与同其一起庆祝节日的族人会在大街上击鼓欢腾、唱歌跳舞,祈祷来年和平美满、五谷丰登,并且他们会在街道上撒一些做好的精致的菜以铭记他们曾经遭受的饥荒。此外,丰收节还会举行一个庄严的仪式,只有王室成员才有资格参与此仪式,即在宫殿里邀请神明进食。节日前,加-阿丹格贝地区明令禁止族人举办击鼓、跳舞、婚事、葬礼以及其他任何会产生噪音的活动,该项禁令会持续一个月。届满,牧师和Gbese Mantse(当地语言表示身份的一种特定称谓)会施行特殊仪礼宣布禁令结束。

捕鱼节是埃尔米纳地区的酋长及其人民的节日,当地人主要靠渔业生存。该节日于每年7月第一个星期二庆祝,标志着渔业季的开始。“Bakatue”是由bake和tue两个词组合而来的,字面意思是“疏通Benya(当地语言表示地点的一种特定称谓)淡水域,使之融入大海”。捕鱼节的活动包括酋长组织的大聚会、Benya淡水域的赛舟比赛和游街表演等。庄严的“抛网”仪式是该节日的重头戏,象征将捕获物献给神明以示感谢。

逃离节是沃尔特地区埃维族人九月庆祝的节日。传说该地区的人是从多哥共和国迁徙过来的,那时他们为了躲避其暴君的统治,徒步逃向现在的居住地。节日期间,埃维族人会有一次集体的大清扫活动,包括清洗村子、焚烧垃圾、净化自身、擦净古老的凳子等。节日结束时,埃维族人会在主干道上击鼓、唱歌、跳舞,尽情欢乐,随后酋长会在大聚会上向族人宣布节日庆祝完毕。整个节日期间都充满着欢乐的气氛,氛围最浓烈的时刻是当酋长及其子民在一起庆祝时,酋长身着华丽服饰,端坐着接受族人致以的敬意。此外,该节日也是促进族人和睦相处的一个重要社交节日,埃维族人可借此节日化解掉许多个人恩怨或家庭问题。

独立节是阿散蒂人专有的节日,它不是年度节日,而是每隔6周就庆祝一次,具体庆祝日期根据阿肯族历法而定(阿肯族历法是9个月零42天为一年)。节日期间,整个阿散蒂王国活力四射,熠熠生辉。不仅会见到穿着隆重的阿散蒂国王坐在轿子里接受其子民的敬意,还能欣赏到技艺高超的击鼓、舞蹈、歌唱、吹号角等表演。

(作者为电子科技大学西非研究中心团队;执笔人:Enoch Amoah(电子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郑舒意(电子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西非漫谈】2020年第十一期,总第十二期)

电子科技大学西非研究中心成立于2017年4月,是由电子科技大学与加纳大学、加纳海岸角大学、加纳行政管理学院、加纳温尼巴教育大学、加纳发展大学共同筹建的特色研究中心。中心依托公共管理学院,由赵蜀蓉教授担任中心主任。

西非研究中心的成立,是电子科技大学践行“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走出去战略”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电子科技大学构建国际化跨学科研究体系、打造新型高端“智库”的有益探索。中心将立足于电子科技大学学科与国际交流优势,着眼于西非国家发展的现实问题和需求,以留学生人才培养为基础,搭建高水平的国际学术交流平台,发布研究课题,开展联合研究,为我国及西非国家提供高水平智库服务。

西非研究中心将联合加纳5所高校成员单位、电子科技大学西非校友会和加纳中华工商总会,着力于打造集留学生人才培养基地、学术交流平台、西非研究智库为一体的“1+1+1”中非合作新模式,即:

1. 构建一个人才培养基地。中心将协助拓展来华留学生的西非生源,丰富电子科技大学本科、博士、硕士多层次留学生培养体系;开展西非海外干部培训、师资培训、定制化ICT与工程培训、学生暑期实践项目等,致力于构建集学历教育、在职培训、实训实践为一体的多元化、特色化的海外人才培训基地。

2. 搭建一个学术、文化交流平台。通过定期举办“西非论坛”等国际性学术会议、中非友谊·学术文化交流月,推广文化资源3D平台海外落地展项目、中国-西非国际产学研合作项目,中心将致力于搭建集学术、人文、科技等多领域的中非交流和合作平台,提高我国高校、企业在非影响力,提升文化软实力。

3. 建立一个西非研究智库。中心将结合成员单位的学科优势、研究特色,加强与加纳“伊曼尼政策教育中心”(全球智库排名113)、“统计、社会和经济研究院”(全球智库排名164)等西非智库组织合作,加强联合研究,发布、承接研究课题,为我国政府及西非国家提供政策咨询,并发展成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西非智库研究中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舌尖上的加纳
Next post 中国淘金客:平时和加纳人和谐相处 常互换食物